徐悲鴻中國畫收藏觀 三

2020-09-08 17:19:45 广建文化

    二、寫實主義與中國畫收藏
  徐悲鴻“寫實主義”繪畫收藏觀特點表現為寫實主義繪畫題材擴大及其作品“美備”之追求。
  (一)繪畫題材之擴大
  徐悲鴻收藏有唐宋元明清畫家作品1200余幅,現藏北京徐悲鴻紀念館。
  1991年12月,由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《徐悲鴻藏畫選集》,影印其中最精品140餘幅。人物畫有唐人《八十七神仙圖》;宋人《朱雲折檻圖》、《羅漢像》;明陳洪綬《仙侶圖》、《高士圖》、《采菊圖》、《長生圖》,明人《梅妃寫真圖》、《右軍書扇圖》、《神像》、《明妃圖》;清黃慎《麻姑圖》,任熊《繡龍圖》,沙馥《芭蕉美人圖》,任伯年《女媧煉石圖》、《鍾馗圖》、《柳溪迎春圖》、《小紅低唱我吹蕭圖》、《隱逸圖》、《松下高士圖》、《胡公壽夫人圖》、《梅妃圖》、《西施浣紗圖》、《賞雞圖》、《采菱圖》、《梅下人物圖》、《東山絲竹圖》,方梅《八仙圖》,倪田《鍾馗圖》、徐達章《課子圖》,華冠《山居圖》,畢臣周《桐前小憩圖》等。山水畫有明沈周《秋江圖》、《松下觀景圖》、《山水圖》冊(十二開),文徵明《秋到江南圖》,黃道周《疏林水屋圖》,盛丹《雨山圖》,藍瑛《山陰道中延妙樓圖》、《水村圖》;清髡殘《清溪茂林圖》、《幽壑煙雲圖》、《禪機自在圖》,查士標《柳陰獨釣圖》,高簡《寒山行旅圖》,袁江界畫山水扇面五幅,金農《風雨歸舟圖》,龔旭齋《隱者圖》等。花鳥畫有宋人《雙鶴圖》;明汪肇《蘆雁圖》,呂紀《蘆雁》,趙備《竹石圖》,明人《鷹逐綬帶圖》;清牛石慧《鴨圖》,高其佩《仙鶴圖》,陳南樓《梅柳渡江春圖》,蔣廷錫《萬利圖》,朱倫瀚《松鶴圖》,高鳳翰《竹菊圖》,邊壽民《菊花圖》、《蘆雁圖》,黃慎《梅花水仙圖》,鄭板橋《衙齋聽竹圖》、《竹石圖》、《蕉山之竹圖》,吳熙載《枇杷園》,李方膺《竹林圖》,童鈺《荷花圖》,任熊《畫眉萱花圖》,虛穀《松圖》、《枇杷圖》,胡遠《蘭圖》、《松芝園》、《菊石園》,朱《芙蓉山雀圖》,居廉《荔枝與蟬圖》、《螳螂花卉圖》、《蟈蟈花卉圖》、《石芝圖》、《扁豆蚱蜢圖》,任薰《歲朝圖》,任頤《牧人及牛圖》、《牡丹飛雀圖》、《南粵冬色圖》、《荷花圖》、《紫藤翠鳥圖》、《山雞圖》、《淩霄圖》、《群鴨圖》、《枇杷圖》、《木棉與雀圖》、《柳溪鵝戲圖》,李吉壽《玉米圖》,關蔚熙《采花圖》等。
  歐洲寫實主義繪畫題材,多指描寫現實生活的人物畫,從徐悲鴻收藏的作品看,其“寫實主義”繪畫題材要豐富得多,包括人物、山水、花鳥之類。他說:
  藝之來源有二:一曰造化,一曰生活。歐洲造型藝術以“人”為主體,故必取材於生活;吾國藝術,以萬家水平等觀,且自王維建立文人畫後,獨尊山水。故必師法造化。是以師法造化或師法自然,以為東方治藝者之金科玉律,無人敢否認也。……至於藝術中之繪事,若范中立久居華山,其畫乃雄峻奇古;倪雲林、黃子久生長江南無錫,故所作淡逸平原,何者?皆資所習見之造化,忠誠寫出,且有會心,故能高妙也。以時人論,齊白石翁之寫蝦蟹螻蟈、棕樹芭蕉至美,已可千古;則造化一切,無不可引用而成藝術家之不朽者,此事之至明顯者也。⑨
  可見,無論描寫生活中的人物,還是造化自然中的山水、花鳥、草蟲,只要“師資所心見”、“忠誠寫出,且有會心,故能高妙”。“成獨旨”,達“至美”者,都有可能成為寫實主義“千古”“不朽”之作。
  歐洲寫實主義繪畫,對神話、宗教和寓言題材是排斥的。而在徐悲鴻收藏的人物畫中,除了直接表現現實生活中的人物(如《胡公壽夫人像》)外,有不少是宗教題材(如《八十七神仙圖》、《羅漢圖》)、神話題材(如《女媧煉石圖》)及歷史人物題材(如《朱雲折檻圖》)之作品。畫中人物雖非作者實際生活中所見,但由於有豐富的生活經驗,熟知歷史和所描寫的對象,以現實生活為依據,加以想像和聯想,進行創造,因為採取的是寫實主義造型法則,仍會使讀者感到畫中人物栩栩如生,給人以真實之感。徐悲鴻題《八十七神仙圖》雲:
  前後凡八十七人,盡雍容華妙,比例相稱,動作變化,虛闌幹平極,護以行雲,餘若旌幡明器,冠帶環佩,無一懈筆,遊行自在。⑩
  題《朱雲折檻圖》雲:
  其朱雲與力士掙扎部分,神情動態之妙,舉吾國古今任何高手之任何畫幅俱難與之並論。
  題《羅漢像》雲:
  為北宋高手所作,……燦然生輝不減李公麟巨跡。
  題《梅妃寫真圖》雲:
  以上物樹石界畫畫法而論,可能是仇十洲作品,五百年中,惟仇方有此功力。
  題清任頤《西施浣紗圖》雲:
  清流雅逸,前無古人。
  徐悲鴻將中國的山水、花鳥畫,稱為自然主義的繪畫。他說:
  中國自然主義的繪畫,從質和量來看,都可以占世界第一把交椅,這把交椅差不多一直維持到十九世紀。
  十八世紀以前,舉全世界之山水畫,無能與中國比並者。
  中國繪畫上的花鳥之造詣,至今900年,尚未見何邦與頡頏者
  這裏的自然主義,並非歐洲文藝理論中作為創作方法上的自然主義。徐悲鴻在20世紀50年代初對此曾有解釋:
  自然主義有兩種含義:中國的山水、花鳥,法國巴比仲的風景,這種自然主義極好,中外都是有的。自然主義的另一種含義,應稱作機械的拷貝或摹擬,不要把兩者混為一談。
  歐洲的自然主義,即徐悲鴻所指的“另一種含義”的自然主義,他進一步說:自然主義是客觀現實的再現,對自然照抄,沒有創造性,沒有生命力,不能把畫家的主觀意圖表達給觀眾。
  這種“自然主義”正是對“現實主義”的一種反動。而徐悲鴻所稱讚的“自然主義”,指的是中國山水、花鳥畫來源於造化自然,又“真氣遠出”、“妙超自然”。與他主張的“寫實主義”,其本質是一致的。除徐氏之外,未見有評論中國山水、花鳥畫創作方法時用“自然主義”一詞者,因為容易將“兩種含義”的“自然主義”“混為一談。”
  在他收藏的作品中,大體分為兩大派,即“理想派”和“寫實派”。他說:
  美術上之二大派,曰理想,曰寫實。寫實主義重象;理想派則另立意境,惟以當時境物,使其假借使用而已,但所謂假借使用物象,則其不滿所志,非不能工,不求工也,故超然卓絕。

首页
书画
端砚
资讯
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