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悲鴻中國畫收藏觀 二

2020-09-08 17:19:18 广建文化
徐悲鴻中國畫收藏觀 二

      中國古代有成就的畫家,無不重視師法造化,把深入生活,熟悉生活作為創作的根本條件,他們往往喜歡對客觀對象直接進行寫生。畫論中稱肖像畫寫生為“傳神”、“寫真”、“寫像”,稱山水畫寫生為“留影”,稱花鳥畫寫生為“寫生”。所寫對象,不僅要求形真,尤要求神真,以達到形神兼備、氣質俱盛。在畫論中,有許多關於“寫生”之記載:
  韓斡……明皇天寶中召入供奉,上令師陳閎畫馬,帝怪其不同,因詰之,奉雲:“臣自有師,陛下內廄之馬,皆臣之師也。”上甚異之。
  ——唐?朱景玄《唐朝名畫錄》
  有日登神鎮山四望,……皆古松也,……因驚其異,遍而賞之。明日攜筆複就寫之,凡數萬本,方如其真。
  ——五代?荊浩《筆法記》
  黃筌……其家多養鷹,觀其神駿。以模寫之,故得其妙。又有趙昌者,漢洲人,善畫花,每晨朝露下時,繞欄檻諦玩,手中調彩色寫之,自號寫生趙昌。
  -—北宋?範鎮《東齋紀事》卷四
  易元吉……凡與猿鹿豕同遊,故心傳目擊之妙,一寫於毫端間,則是世俗之所不得窺其藩也。
  —北宋《宣和畫譜》
  皮袋中置描筆在內,或遇好景處,見樹有怪異,便當模寫記之,分外有發生之意。
  —元?黃公望《寫山水訣》
  重視寫生,反對臨摹,這一重要改革,是在“五四”新美術運動中所極力提倡的。關於寫生,俞劍華《中國繪畫史》(1937年商務館出版)雲:
  中國繪畫在元以前為創作與寫生的時代,故光華燦爛,發展甚速,元朝以後,則變成臨摹時代,故每況愈下,日漸消沉。
  徐悲鴻先生所說的“吾國美術之古典主義”,即指我國古代畫家們所遵循的優秀繪畫傳統—寫生與創造的精神,與歐洲繪畫上的“寫實主義”堅持寫生,專“體物之精”、“構境之雅”的精神是一致的,中西繪畫所達到的最高境地也應該是相同的。但畢竟中西有別。徐悲鴻說:
  中國的畫家無論是畫中國畫,還是西洋畫,最好能掌握中國畫的意境和概括能力,同時掌握西洋畫的色彩和造型能力,而這兩個畫種的基本功,可以在一個畫家身上並存,也可以在自己的作品中起作用,取長補短,時間長了,就可以形成自己的風格,走自己的路。
  可見,中國畫的意境和概括能力,西洋畫的色彩和造型能力,皆各擅其長。由於各自使用的工具材料不同,其表現技法各異,中國畫以墨線為主,西洋畫則以光線明暗為主;中國畫與傳統哲學(儒、道、禪)有關,西洋畫則與自然科學(光學、透視學、解剖學)有關。故徐悲鴻改良中國畫,所走的現實主義,既不贊同陳獨秀全部採用“歐洲的寫實主義”的做法;也不贊同康有為排斥文人畫優秀傳統,只採用以“六朝唐宋”院體畫為正確的做法。而是在中國優秀繪畫傳統“寫實主義”的基礎上,采入“歐洲的寫實主義”長處,融合而成的徐悲鴻“寫實主義”。


首页
书画
端砚
资讯
联系